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375章 尘埃落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75章 尘埃落定 (第1/3页)

  “高局”

  “嗯,学武,辛苦了”

  高震站在车边,看着李学武走过来点了点头,同他握了握手。

  郑富华在同高震打过招呼后上了信号灯指挥车,从夜视仪上观察起了现场情况。

  李学武抿着嘴唇扫视了周围一眼,刚刚从街道那边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这边已经戒严了。

  以明德楼酒家为中心,灯火通明,几束探照灯光线分别照射着一高一矮两处建筑。

  周围建筑内没有灯光,没有人围观,显然是已经全部安全转移走了。

  这条街贯通到火车站,所以建筑很多,居住的人也很多。

  不知道是这边的大阵仗影响的,还是听见枪声了,外围警戒线处站了满满的人,都在寒夜里拔着脖子等着看热闹。

  街道上停了好些台车,将目标团团包围了起来,分不清是哪个单位的。

  不过李学武已经从街道边的位置上看见了卫三团的车,是三台草原虎,车边有岗,应该是在等待命令。

  “情况怎么样?”

  “不能更坏了~”

  高震微微摇头,示意了信号灯指挥车道:“走吧,上车说”。

  信号灯指挥车就是轧钢厂设计并制造的应急现场指挥车辆。

  车身很高,外壳护有装甲,内部空间足够,可以实施电子监控、电子干扰、临时会议、临时指挥等能力。

  李学武上车后选择了靠门边的位置坐下,主要是听着车内的大佬讲,他并不想多说什么话。

  “明德楼酒家,三层砖瓦建筑,敌伪时期加固过,里面的面积很大”

  郑富华站在桌子的一头,一边听着现场侦查人员的汇报,一边做着提问和布置。

  后面的门敞开着,不时的有人从这边离开去传达命令。

  “现在能确定的是,赖一德就在里面,我们的人抵近侦查发现了他”。

  “还有赖山川”

  保密部的干事咬了咬牙,道:“他现在就在明德楼隔壁楼顶上,手里有人质,是商场夜里的值班人员”。

  “我说一句”

  坐在一侧的余大儒脸色凝重地说道:“我们跟踪着赖山川到了这边,他们应该是有父子汇合的意图,至于做什么不清楚”。

  “还有,他们已经开枪伤人了,六个”

  他抿了抿嘴唇,做了个数字六的手势,道:“包括我们和分局的侦查员,都有受伤”。

  砰!

  噹!

  就在余大儒说话的工夫,信号灯指挥车的顶部出现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响。

  李学武抬起头望了望车棚顶,安然无恙,好在是当初设计制造的时候没有偷工减料,否则就是大笑话了。

  不过现在他也没心思庆幸,因为这些小子太特么嚣张了,敢对着指挥车开枪。

  车外警戒人员有些紧张,车内众人倒是很淡定,只是气氛有些凝固。

  高震看了一眼不再说话的郑富华,转头看了李学武一眼,问道:“你有现场行动指挥经验,怎么想的,说说”。

  “如果单纯的考虑行动,我觉得都不是问题”

  李学武点了点桌上的地图,问道:“两处建筑是否已经完成隔离?”

  “是”

  被叫来负责治安的干部看见领导望过来的眼神赶紧点头说道:“两处建筑已经完成了隔离,我们的同志就在现场”。

  “注意安全”

  李学武点了他一句,随后继续问道:“两处建筑是否有地道通往其他位置?”

  “没有,我们已经询问过两个单位的值班人员”

  刑事组负责人确定道:“只有前后门,现在都已经被封闭了”。

  “好,现在确定一下目标的位置”

  李学武敲了敲桌子,问道:“能搞到建筑图纸嘛,或者是熟识这里的人能画出具体格局来”。

  “我来负责办”

  刑事组负责人跳下车,嘴里说道:“给我一点时间,他们就在车里”。

  “确定一下人员类别”

  李学武看向众人问道:“明德楼酒家有多少人在,除了赖一德以外都是什么人,拥有多少武器”。

  “赖山川所在的商场楼顶还没有其他人存在,他为啥要去商场楼顶?”

  “这个我来解释”

  余大儒搓了搓脸,解释道:“赖一德应该是一直在这边休息来着,明德楼酒家已经被查封了,属于管委会没收资产”。

  “赖山川的目标应该也是这边,只是他还没进去,就被我们的突然出现给打乱了阵脚,跑到隔壁去了”。

  余大儒有些懊恼地说道:“都怪商场里的那个混蛋保卫,瞎子一样!”

  说着话还发狠地轻骂了一句什么,李学武没听仔细。

  还是高震给做了解释,原来保密部上去围堵赖山川的时候,被对方开枪射击,而商场保卫错把赖山川当一伙儿的了。

  怎么说呢,赖山川的那身衣服太唬人了一些,而保密部出动的都是便衣。

  当时场面混乱极了,赖山川拘捕开枪,保卫发现极端情况也开了枪,而在保密部干事开枪还击的时候,明德楼三楼也有人开枪。

  要不是三楼的赖一德主动开枪暴露了自己,到现在侦查员还不知道他们就在隔壁呢。

  赖一德开枪的时机掌握的很好,给保密部带来了较大伤亡。

  这一情况的突然发生也不得不让保密部干事们紧急撤退,并联系上级支援。

  赖山川得了商场保卫的帮助并没有感谢他,而是挟持他上了楼顶天台。

  商场是四层楼,刚好比隔壁酒家高出一层,楼顶成了孤岛,也暂时保住了赖山川的安全。

  “商场楼顶只有赖山川和那名保卫,明德楼酒家不清楚,因为没人能上前,更没人知道他们占据这里安排了多少人”。

  高震看了一眼窗外夜色灯光中的小楼,道:“保守估计十几个人,七八条长枪”。

  “没用重武器?”

  李学武微微皱眉看了一眼郑富华,道:“是有爆炸物?”

  “不确定,我们正在找这边的线索,但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高震看着李学武说道:“有几个枪法很好,看来就是跟你提供的那条消息有关了”。

  “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李学武有些无语地扯了扯嘴角,道:“胡汉三当年也不过如此了,他想干什么?”

  “不清楚,还在查”

  高震皱眉看了对面坐着的余大儒一眼,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件事还得是保密部来出头。

  余大儒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当初还以为赖山川好对付的,没想到对方真敢来横的。

  他跟领导大包大揽的情况搞成了这个样子,只能如实上报了。

  同时纪监那边也有大佬在坐镇,调查倒是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在火车站附近响枪,尤其是夜晚,还不止一枪,打伤了好几个人,这件事大了,谁都压不住。

  “我只能说一点我能确定的”

  车内安静了有十几秒钟,余大儒这才严肃着脸开口说道:“暂时能确定赖一德的所作所为是有组织,有目的的……”

  情况有些复杂了,李学武皱眉听着余大儒的解释,心里咯噔一下。

  事情还是照着他不想要的结果和方向发展了。

  赖一德也不知道跟谁接触上了,竟然听信了对方的屁话,要搞什么红旗护卫队,还要变革,搞自立门户,夺什么玩意的。

  李学武听的是胆战心惊,怪不到高震到了现场,还担心有爆炸物的存在。

  他现在都不用怀疑,这些小崽子一定一定会准备那些东西。

  不用怀疑他们手里那些东西的威力,你想想这是在哪,放个屁都有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正治影响,更何况是放枪了。

  刚刚这几枪,高震说不定承担着多少压力呢,没表现出来是不想给现场众人压力。

  “什么身份不确定”

  余大儒看向李学武,说道:“就现场掌握的情况看,应该就是那些所谓的‘战友’,也就是那些小崽子了”。

  李学武丝毫不怀疑余大儒话里的水分,这个年代,这个时期,你是不知道小崽子们玩的有多野。

  轻机枪算个屁,人家都敢推着炮出来搞事情,重机枪都是标配。

  李学武真怕楼上有一挺重机枪,哪怕是轻机枪他也受不了啊。

  不是特勤队员搞不定,而是机枪一响,全得下岗啊。

  “赖山川刚刚给明德楼喊话,不让他儿子乱开枪,还给我们说不要伤害他儿子”。

  “屁!”

  李学武故作发火道:“卫三团的特勤已经到了,随时都可以强攻进去,任何敌人都是纸老虎”。

  他转头看向高震,道:“我们有狙击手,就算是黑夜里也没有关系,先击毙赖山川,再搞定明德楼”。

  高震有些无语地看着李学武,他已经看出这小子又在耍心眼了。

  他可不信李学武是个莽撞的人,敢冒着爆炸的危险让特勤人员强闯明德楼。

  而对方这么建议,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投鼠忌器,不想、也不敢再继续参与这个案子了。

  高震多少年的老江湖了,李学武要躲他哪里能看不出来,可是事情都到这一步了,谁能躲得掉。

  “你先布置方案,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他先是安排了李学武,随即给众人说道:“关系重大,能不强攻尽量不要扩大事件的影响”。

  说着话看了一眼车外,道:“等一等,刚刚挨的这一枪恰恰说明他们急了”。

  拼时间、拼耐心也是有限度的,赖山川挺不了多久的,明德楼里的人也是一样。

  只要围困住他们饿上三天,都得举手投降。

  但是,这个地段,怎么可能给高震这么多时间,案件当然是越快处理完越好。

  不要说什么天亮之前,从枪响的那一刻起,都是按分钟来计算的。

  李学武得了高震的命令便跳下了车,看了一眼明德楼,探照灯照射的很强烈,里面的人应该是不方便探头往下看的。

  但以他苟的性格又怎么会明晃晃地往枪口下面走呢。

  所以丝毫没有在意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躲在车身后面饶了一圈去的卫三团车队方向。

  无论是赖一德,还是赖山川,如果知道他在现场,那首选陪葬目标不可能是别人,一定是他。

  有的时候招人恨也是一种荣耀,谁让他正直无私,勘破了那对父子虚伪的面具呢。

  “首長”

  见李学武过来,站在草原虎这边执勤的保卫岗首先敬礼问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