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376章 不是个东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76章 不是个东西 (第1/3页)

  “来一支?”

  “不了,正在戒烟”

  高震摆了摆手,拒绝了李学武的客气,上车后背对着现场坐在了对面。

  他先是打量了李学武一眼,这才微微一笑说道:“有一阵子没见了,忙吗?”

  “还行,主要是出差比较多”

  李学武笑了笑,吐了一口烟,看着高震满脸的疲惫,道:“看您白头发渐多,要注意休息啊”。

  “呵呵,老了~”

  高震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笑言道:“尤其是看到你们这样更有能力的后起之秀,不服老都不行喽”。

  “瞧您说的,我可是您的兵,要多跟您学习呢”

  李学武弹了弹烟灰,微微眯眼看了一眼窗外现场,道:“郑局那边……”

  “嗯,他有分寸,老组织了”

  高震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见郑富华正在往商场大楼那边快步走去,缓缓点头,道:“时也命也啊”。

  “你知道嘛?”

  他转过头,看着李学武认真说道:“其实上面已经传出了消息,赖山川在年后的拟提拔名单之中,去西城”。

  “副局吗?”

  李学武抽了一口烟,顿了顿,这才从鼻孔里喷出烟雾。

  高震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是去主管安全工作,上面很看好他的能力,管理上是一把好手,可惜了啊~”

  一声叹息,车里沉默了下来,只剩下车外不时传进来的喊叫声和命令声音。

  赖山川并没有伤害那名保卫,仅仅是铐住了对方的双手双脚。

  而明德楼酒家内部就有些惨烈了,那些小鬼情绪上头,紧张和危险刺激着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有人要引爆储存在一楼地下室的炸药,被扔进门的闪光弹闪瞎了眼睛。

  人在失明的瞬间会有一些应激反应,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

  但在这种环境下,他们手里拎着枪,能干什么?

  无法瞄准胡乱射击的他们,自然是被第一时间冲进门的特勤击毙了。

  不受控制的都是危险的,不仅仅是动作,还有思想。

  冲进一楼的特勤不用往楼上冲,因为每层楼在进攻信号发起的那一刻都有人突破进去。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轻人传承自父辈的战斗技能真的有,但得看跟谁比。

  杂物封堵了大门,却没有管二楼以上的窗子,突进去的特战队员像是抓小鸡仔一般,轻松解决了所有人。

  当然了,那几个枪法好的是挺难处理的,可在没有人质的前提下,没有轻重火力威胁,他们敢开枪,这边就敢扔雷。

  防弹盾牌加催泪弹,上帝来了都得举手投降。

  救护车替代草原虎停在了楼门口,不时的有担架抬出来,探照灯已经熄灭,担架上的人不知死活。

  不要问探照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熄灭了,更不要问为什么让现场清理工作维持在黑暗当中。

  七八个担架出来以后,才是背铐着双手,由特勤押解走出来的小青年们。

  想知道这里面都有谁?

  不,不知道,谁都不知道担架上的是谁,谁也不知道被押解出来的是谁。

  站在外面等待消息的那些家长进都进不来,拿这望远镜观察也无济于事。

  他们来的太晚了,或者说高震根本没有想过拿出一部分时间找这些青年的家长过来劝降。

  这些家长急得直跳脚,但没用,随便找关系,看谁敢主动掺和进来。

  高震根本没留情面,这个案子涉及到的所有年轻人都得接受惩罚。

  就算赖一德纠集的多数是系统内部的二代也不行,教子无方,累及父母,这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问题。

  执行快速恢复周围居民生活秩序的命令和要求,所有犯罪人员出来前就被掀翻后衣扣着脑袋,分不清谁是谁。

  出来后更是直接上了等在门口的蒙布卡车,许有七八个人的样子,算下来在楼里负隅顽抗的人还真不是很多。

  特勤完成任务后,将现场移交给了分局和保密部的同志,队伍快速集结,收拾装备,随后上了等在路边的草原虎。

  帕孜勒过来汇报工作,李学武听后看了高震一眼,见他只道了一句辛苦,便没下文,主动跳下车跟他说了几句。

  主要是交代纪律问题,以及开枪的特勤心理问题。

  保密纪律就不用过多的强调了,这种任务只要执行完毕,一定会组织执行任务的队员学习保密条例的。

  李学武特别强调了一下心理疏导,这在此时是还没有健全的一项工作。

  适当的娱乐和锻炼可以缓解这种应激反应,更能舒缓行动所带来的压力。

  当然了,这些问题帕孜勒是内行,都很清楚,他今晚回去后还有工作要做。

  行动报告今晚就是要写的,由帕孜勒交给卫三团正治处,再由双方部门对接。

  跟帕孜勒交代好了以后,这才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可以带队回去了。

  任务圆满完成,没有任何伤亡,可以说很完美了。

  战斗损耗会在行动报告中体现,具体的协调工作还是要交给正治处。

  李学武今天来也不是负责指挥的,他早就不在一线了。

  尤其是这种小规模的作战行动,真要是他伸手,那可是笑话了。

  郑富华一力让他过来是不想李学武白忙活,更不想隔着李学武去动用卫三团。

  现场与卫三团的协调和布置工作都是李学武完成的,看着很简单,其实也不难。

  当然了,这得分怎么看,对于这种小规模行动,充分掌握特勤队实际情况的李学武来说,现场勘查布置还不算多难。

  让分局这边负责行动的干部来协调也能做,就是不如李学武来得方便罢了。

  不知道郑富华是不是跟高震就这个安排做过沟通,车上高震说的那几句话也似是意有所指。

  李学武没接下茬,他不想从这个案子中得到什么,也不想付出什么。

  看着卫三团的车随着押运卡车离开,李学武站在车下吹着寒风强提精神。

  分局的人正在忙碌着,他们要在天亮之前将建筑内的战斗痕迹留档。

  都已经执行留档工作了,那也就意味着天亮之前这里发生过的事情都会被以最大程度清除掉。

  明天之后,明德楼可能会被拆除,也可能会被重新分配给其他单位。

  但暂时会以封闭的状态继续保存,它今晚的故事只能存在于市井传说当中。

  没去听指挥车内高震布置收尾工作,更没去关注命令都传达给了谁。

  李学武看着赖山川殒命的楼顶,长出了一口气,真应了当初对方问自己的那句话了。

  回想起那天案子的调查陷入僵局,赖山川坐在分局大厅的长椅上,问他对自己的看法。

  李学武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他心中已经猜测到了正确答案。

  他不是一个好警查,更不是一个好爸爸。

  “三团的同志走了?”

  郑富华从现场走了回来,脸上带着一种异样的轻松。

  李学武看了看他,没有回答,只是抿嘴晃了一下脑袋。

  “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感谢”

  郑富华转回头看了一眼明德楼酒家,以及它隔壁的商场大楼,转回身对着李学武点点头,道:“替我跟他们道一声辛苦”。

  “好”

  李学武从嘴上摘下烟头扔在了地上踩灭,耸了耸肩膀问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现场这边以及其他协调问题都交给你,咱们明早在分局汇合”

  高震从车上下来,对着郑富华交代了一句,随后抬了抬双手,有些无奈地说道:“领导在纪监,我先过去”。

  “还是我去吧”

  郑富华微微皱眉道:“这个案子一直都是我负责的,我去比较合适”。

  “算了,又不是立功授奖,争什么?”

  高震看着李学武微微点头,拍了郑富华的胳膊微笑道:“这个案子砸在分局的脑袋上实属活该,你顶不住的,这次得我来”。

  说完抬手示意了还在忙着的现场,道:“剩下的交给你们了,辛苦”。

  同郑富华握了手,又同李学武握了手,随后转身上了开过来的汽车离开。

  “怎么?”

  郑富华看着高震的车离开,转身对着李学武问道:“是跟我去分局,还是……”

  “天太晚了,纪监那边也没什么事了,我就回去了”

  李学武看见余大儒从远处给他打手势,让他等着。

  赶紧给郑富华说了两句,招手叫了韩建昆,上车就跑。

  都这个时候了,余大儒找他还能有什么好事,真以为那孙子要请他吃夜宵啊。

  就算是真的请他,他也不吃,吃不起!

  指挥车开出现场范围,路过警戒线的时候稍稍减慢了车速,等越过人群后逐渐加速。

  李学武借着窗外的路灯灯光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要一点了。

  赶上事的时候时间过的特别快,刚刚还十二点呢,就抽根烟说几句话的工夫,一点了。

  这就像点了漂亮女孩坐在商k包间里唱歌和互动的时光,几首歌,几句话,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当然了,也不是什么事时间过的飞快都值得留恋,没有女孩揽着李学武的胳膊送到楼梯口,他也不希望楼里刚刚新生的阿飘送他到路口。

  ——

  “领导,咱们回家吗?”

  “不”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都这个时间了,回家一折腾,谁都别想睡了。

  李学武看了一眼路口,叫韩建昆把自己送到了俱乐部门口,叮嘱他明早来接自己便跳下了吉普车。

  看着指挥车离开,李学武转身就往胡同里面走,俱乐部倒是有地方留宿,可大半夜的吵醒一堆人实在是不合适。

  所以他步行了十多分钟,到了佟慧美和金姣姣这处宅子。

  当然,吵醒佟慧美和金姣姣也是不太合适的,可如果醒来不用睡,而是做一点有爱的事就不亏了不是。

  “呀!谁?!”

  当李学武翻墙跳进院子,并且敲了正屋的房门时,属实给佟慧美和金姣姣吓了一跳。

  怕两人反应过大,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李学武赶紧说是自己。

  听出是李学武的声音,金姣姣还有些不信,开了屋里的灯,趴在玻璃窗上仔细瞧了,这才叽叽喳喳地跑出来给他开了门。

  “您可真够可以的,怎么这个时候来啊~”

  金姣姣嘟着小嘴儿,气呼呼地抚着不算小的胸脯,嗔道:“吓死我们了~”

  “刚刚在附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