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_第19章 反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反击 (第1/3页)

  三人的动作很慢,甚至在下车之后,鲍启还站在原地调整了十几秒他的防弹衣,这种极度不专业的动作自然引来了陈沉的怒骂,但好在他们的敌人更不专业,居然没有趁着四人下车的空挡发起攻击,而是在鲍启的枪都架起来了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打响了第一枪。

  很显然,他们的本意是伏击,但他们太过于在意伏击的“完美性”,或者说,太过于追求绝对的出其不意了。

  这给了东风兵团机会,横过来的皮卡车成了临时的掩体,复杂的发动机舱挡住了冲着鲍启射去的子弹,而石大凯也借此机会占据了制高点,开始向陈沉汇报情况。

  “4号,敌人位于寺庙内部,其中一人在门后,一人在窗口位置。”

  “他们挟持了僧人做人质----不对,他们在拿僧人做掩体!”

  “这些人应该是万和乃营地的残余土匪,他们是想报复勐浪禅寺!”

  “不是,他们只是想伏击我们。”

  陈沉隐蔽在皮卡后轮的位置,没有贸然探头观察。

  双方距离不到两百米,而对方占据了掩体的优势,这种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先扔几发烟雾弹封锁住对方的观察视界----但问题是,四人组这边根本就没有这种战术装备。

  敌方的枪声已经开始连续不断地响起,但鲍启却没有还击。

  “你在干什么?!”

  陈沉大声喊道。

  “陈......4号,我没法开枪,寺庙门口全是僧人,我肯定会打到他们的!”

  “你......”

  陈沉不由得气结,他很想说一句“那些僧人跟你有个锤子关系”,但话到嘴边,他却又咽了下去。

  影响团结的话不要说。

  佛教这玩意儿陈沉是绝对不信的,但同时他也很清楚这东西在缅北社会的地位。

  很有可能其他三人也信不到哪里去,可不信、和让他们对着僧人开枪,那就是两码事了。

  如果非要举个例子的话,让他们无视僧人的安全直接开火,大概就相当于让潮汕人对着祠堂里的祖宗牌位开火一样。

  只要有其他解决方案,这都是最后的选择。

  所以,平心而论,他们的犹豫是情有可原的。

  但这样的“情有可原”,在战场上就很致命了。

  对面的火力凶猛,己方的ooda完全没法建立,鲍启缩回了引擎盖下,石大凯已经被压到了反斜面去,自己也根本没法探头观察。

  更严重的是,己方甚至连对方有几个人都不知道!

  一旦对方凭借着火力优势靠近到近处,那四人组防弹装备的优势就要被严重削减了。

  200米的距离,无光学瞄具的步枪爆头概率约等于中彩票,可一旦拉近到50米以内,爆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了。

  很危险。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