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纨绔

墨书白

首页 >> 嫁纨绔 >> 嫁纨绔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一世盛欢:爆宠纨绔妃 娇藏 九死成仙[重生] 大明纪事 第一仙师 皇帝退休生活 每个世界都在被攻略[快穿] 天命凰谋 天才神医宠妃 调皮王妃
嫁纨绔 墨书白 - 嫁纨绔全文阅读 - 嫁纨绔txt下载 - 嫁纨绔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番外三 江河重生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江河一觉醒来, 觉得头痛欲裂, 这种疼痛他非常熟悉, 应当是宿醉过后的感觉。

他捂着头起身, 整个人有些难受, 缓了片刻后, 他僵住了。

他不当在这里的。

他抬起头来, 茫然张望。这个房间的物件他有些熟悉,又带了几分陌生,原因无他, 这本该是他十七岁在东都的房间。

他当了江家的家主后,便离开了这个房间,自己有了宅院, 屋中的摆设也与此全然不同, 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该死在东都宫廷大火中,却又出现在了这里?!

饶是江河惯来聪明, 一时也有些不明白了, 正想着, 外面就传来了江柔的他母亲的劝慰声:“阿河, 你的事儿,我听你姐姐说了, 那姑娘是怎么回事儿, 你同家里说一声啊?母亲为你提亲去, 但凡有一丝机会,家里也会帮你……”

熟悉的话语传来, 江河听着,更有些茫然了。

他记得这些话。

他十七岁,与洛依水在一起后,便高高兴兴回来说要去提亲,家里人都知道他要给一个姑娘提亲,都备好了,可当他去找洛依水,问她家家门时,洛依水低笑着说了那一声:“我便是洛家的大小姐?”

“洛家,哪个洛家?”

洛依水抬起手,指向了城郊远处那片桃花。

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仓惶逃了,连夜回了东都,然后就日日宿醉,什么都顾不得了。

这是……

江河脑中有惊雷劈过,他猛地反应过来——这是二十二年前!

外面的人还在絮絮叨叨劝着他,江河在短暂的震惊后,他翻身下床,冲到了门前,他猛地开门,看着站在门前的母亲和父亲,他喘着粗气,艰难道:“几月了?”

“十月……”

他母亲下意识回答,江河闭眼退了一步。

十月,二十二年前的十月,洛依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嫁的。

“阿河?”

江夫人有些担忧,她忍不住上前了一步,扶扶住看上去还有几分虚弱的江河,江河缓了片刻后,他突然道:“我要去扬州。”

“你之前才回来……”江夫人不太理解,然而江河却是坚定了目光,认真道:“我要去扬州。”

江家养孩子,一贯是放养的,而江河又是江家孩子中向来最放肆的一个,谁都管不住他。他要去扬州,也就只能乖乖备好了车马,然后就让他赶去了扬州。

去扬州的路上,江河慢慢梳理清楚了自己的情况。

他的确是死过一次,又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这个年纪颇为尴尬了些,他若是早一点回来,就能不同洛依水在一起,甚至于再早一点回来,他也许就能阻止洛家害死他兄长。

二十年黄粱大梦,一梦醒来,他早已不像少年时那样偏执,对于洛家于江家之间的仇恨,他也已经坦然。当年他提起洛依水,恨之入骨,又爱之入骨,他恨洛家每一个人,却又独独爱这一个人。而如今一晃二十年,恨消散了,爱平和了,对这个女子最多的,便是愧疚。除却对这个女子的愧疚,还有的,便是对洛子商……不,或者说,江知仁的愧疚。

这个孩子,他让他出生,却因自己的懦弱抛弃了他,而后一路看着他走向歪路却不阻拦。

为人父亲,他简直是该千刀万剐。

他无法弥补洛依水,因为他的确不可能娶洛依水,哪怕隔了二十年,他也不能娶一个仇人之女,而且依照上辈子的情形,洛依水最终,还是爱上了秦楠,他们本是眷侣,他也不该打扰。

可是无法娶洛依水,他却依旧得好好照顾江知仁,这一辈子,他不能再让江知仁走上老路,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天下。

他理清了思绪,赶到了洛家,这时候洛家张灯结彩,刚好是洛依水出嫁前一天。

他奉上了自己的令牌,求见洛依水,洛家本是不肯的,但江河恰巧在门口遇见了秦楠。

年轻的秦楠一如后来那样,看上去固执,沉闷,带了几分古板。

他看着江河,江河静静瞧着他,许久后,江河开口道:“她明日嫁你,我再同她说几句……”

话没说完,秦楠一拳就砸了上来。

他和江河的武艺,本是天壤之别,然而江河却仍旧让着他,让他一拳砸在了地上。秦楠一把抓起他的领子,将他按在了墙上,红着眼,颤抖着声道:“为何不娶她?”

江河苦笑出声来:“我今日来,便是来解释这个。”

“她总该心无芥蒂嫁给你,秦楠。”

秦楠愣了,许久后,秦楠慢慢冷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扭过头去,低声道:“我带你去见她。”

秦楠领着江河入府,而后江河悄悄到了洛依水的屋中。

洛依水正坐在镜子面前,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神色十分平和。

江河在角落里打量着她。

当年洛依水嫁给秦楠之后,一直挂念洛子商,以为自己孩子身死,因为愧疚和执念,常年郁结于心,以至于早早就去了。他最后见她时,她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没有半点美人风采,而如今的洛依水还是最好的年华,哪怕消瘦了些,却也美得惊心动魄。

她是自幼学了武艺的,和秦楠不同,故而他方才进入房中,她便察觉了。

她静静看着镜子,平静道:“既然来了,喝杯茶吧。”

江河从房中走了出来,洛依水站起身,回头看他。

她穿着嫁衣,清丽的面容上没有半分悲伤,依旧如同平日一样,优雅又冷静。

她注视了他许久,终于道:“我要嫁人了。”

“我知道。”

“那你来做什么?”

说着,洛依水笑起来:“总不是来带我私奔。”

“若我是呢?”江河抬眼看她,他突然很好奇这个答案。洛依水静静注视着他,好久后,她慢慢出声道:“你不会做这样的事。”

她一面说,一面走上前来,坐在了桌边,她平静道:“秦楠向洛家提亲,我也已经答应了,你我的感情,是你我的事,不该牵扯无辜的人。我既然答应了他,便不会辜负他。若你今夜不来,我当你是负心薄幸,但你今夜来了,我便知你仍是顾三。”

说着,洛依水抬头看他,目光澄澈如溪涧:“既然是顾三,便不会做这样的事。”

江河没有说话,其实他幻想过无数次,当年的洛依水是怎么看待他的。然而如今亲眼见到了,却才知道,当年的洛依水,哪怕面对这份让她绝望的感情,也没有失了她的风度。

“你不恨我?”

“你自有苦衷。”

洛依水摇摇头,说着,她笑起来:“你若没来,我当恨你。可你来了,我便知道,你是来给我一个结果。”

说着,她抬眼看他,审视着他道:“说吧,为什么?”

“我哥哥,江然,”江河看着洛依水,平静道,“是因你父亲而死。”

听到这话,洛依水睁大了眼,江河低头喝茶,慢慢道:“具体细节,你可以问你父亲。”

“所以……”洛依水好久后,才反应过来,“你是因此,与我分开?”

“对。”

江河没敢抬头,他不敢直视洛依水的目光,然而洛依水在短暂的震惊后,她静默了很久,好久后,她终于道:“我把孩子生下来了。”

“我知道。”

“我本以为,我可以不出嫁,我可以养着他。我以为我足够有能力,便可以对抗这些礼教规矩。”

洛依水说着,苦笑起来:“可我错了。”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顾公子,”洛依水抬眼,看着江河,她是笑着的,笑容里却有了诸多过去未曾有过的苦涩,她叫了他过去化用的名字,仿佛两个人还是之前那样,从来不知对方的名字,不知对方的底细,只是她是大小姐,他是顾三。他静静凝视着她,听她道:“我做错什么了?”

“我不想成婚,我想自己一个人养自己的孩子,我可以给人教书,我可以经商,我有钱,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谁,有一个名分,才不算辱没家门?”

听着这些话,江河不由得笑了。

直到此刻,他才清清楚楚感知到,他老了,而洛依水,仍旧是当年那个大小姐。

他当年爱洛依水什么呢?

他爱着她的与众不同,爱着她的抗争,爱着她剑指天地那一份豪情。

因他也是这样的人。

他静静凝视她,好久后,他终于道:“你没错。”

“不,”听到这话之后,洛依水眼泪骤落,“我错了。”

“错在太过自负,错在太过天真。我对抗不了家族,亦如家族对抗不了世间。江河,”洛依水闭上眼睛,“他死了。”

她说的“他”是谁,江河知道,洛依水捏紧了拳头,沙哑道:“我逃了出去,想将孩子生下来,我逃得很远了,还是被父亲找到了。那时候接近临盆,已经打不掉了,我看着他们把孩子抱出去,我哭着求他们……”

那一夜,她所有的骄傲,所有的尊严,所有曾经拥有过的自尊,都抛却了。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众生中,不过是个普通人。

她改变不了什么,也没有自立的资本,她甚至护不住一个孩子。

她苦苦哀求,但是孩子依旧被抱走了。

江河静静听着,好久后,他终于道:“孩子,没死。”

洛依水听到这话,震惊抬起头来,江河平静开口:“我会好好养着他,好好教导他,你若愿意,可以和秦楠商量,也可以来看他。”

洛依水睁大了眼,她颤抖着唇,呆呆看着江河。

“我兄长的死,我不计较了,”江河慢慢道,“你同你父亲说,玉玺在他手里,早晚会有杀身之祸,过些年让他给我吧。他若不给,洛家,早晚保不住的。”

说着,江河站起身来,他看着洛依水。

他注视着她,此时此刻,他发现,这个人,真的是个小姑娘。

十八岁的年纪,在他眼中,不是个小姑娘么?

这是她最苦难的时候,她曾经天之娇女,众星捧月,一朝落下神坛,便是万劫不复。他看着她,忍不住走上前去。

“依水,”他认真瞧着她,“明天你就要出嫁了。”

洛依水没说话,江河笑起来:“遇见我,你后悔吗?”

洛依水静静瞧着他,她看着面前人,发现不过几个月时间,这个人却仿佛突然飞升了的神佛,带了过去远没有的沧桑沉稳。

其实她一直等着他,等了好久,从一开始的怨恨,等到绝望,她曾以为他来了,她应当大悲大喜,然而如今他站在这里,她却发现,原来自己等这么久,等的,也不过是个结局。

她仿佛被困在这里许久的亡灵,终于得到了救赎,她突然笑开。

“没的。”她摇摇头,“没后悔。”

“我喜欢的人,依旧是我心里那个样子,纵然你我不能在一起,”洛依水笑起来,“我也不后悔。”

“我不是骗你的,”江河看着她,将那藏了二十年的话终于说出来,“我是真心要娶你。”

“我知道,”洛依水低笑,“无妨的。”

两人没有说话,仿佛过去好友,江河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秦楠……你嫁给他,又是真心的吗?”

洛依水垂下眼眸,这时候,江河已经察觉门外已经来了人。

江河知道,洛依水是从不骗人的,她向来坦荡,他问,不过是为了给未来的秦楠,安一个心。

“顾三,”洛依水温和出声,“我最绝望的时候,陪着我的是他。”

说着,她抬起头,平静道:“我不会嫁给一个,我全然无心的人。”

站在门外的秦楠猛地睁大了眼,江河笑起来。

若他是少年时,怕已经早是满腔怒火,然而如今他看着年少的洛依水,竟有了几分安慰。

“我会好好照顾知仁,”江河温和开口,“你放心吧。”

“好。”

“那么,”江河犹豫了片刻,终于道,“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洛依水想了想,终究是摇了头:“当说的,已经说完。”

江河点了点头,终于道:“再会。”

“再会。”

说完之后,江河转过身去,他开了门,门外站着秦楠,他呆呆看着他们,江河笑了笑,温和道:“日后,祝二位白头偕老。”

秦楠没有说话,江河想了想,又道:“她身子不好,去永州后,要好好休养。”

若换做旁人,听这样的话,大约是要生气的。然而秦楠却不是,他向来以洛依水为先,他抿了抿唇,低声道:“谢谢叮嘱。”

江河点点头,他往庭院外走去。

此时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一个人往外走,听见秦楠和洛依水低低说话的声音,他顿住脚步。

他想起来,这是他的十七岁,他最张扬、最轻狂、也最美好的年华。

他有一句话,从未这样与人说过,于是他忍不住回了头,大声道:“洛依水!”

洛依水和秦楠抬眼看他,江河笑起来:“我喜欢你,把你放在心上,放了一辈子!”

上一世,他便是如此,哪怕到最后,也没有让人折辱这个名字半分。

洛依水听到这话,呆愣了片刻,而后她却是轻轻笑了起来。

她仿佛他们最初遇到时那样,骄傲又矜持的微微颔首,笑容明朗又温柔:“那,多谢公子厚爱了。”

连半分推拒都没有。

仿佛他的喜欢,对于她来说理所应当。她天生骄傲如斯。

江河朗笑出声,转身走了出去。

那一场雨里,终于吹散了他们三人纠缠了二十多年的恩怨。

江河走出洛府,心里终于知道,他放下了。

他再无愧于洛依水,也再不挂念她。

他对她这二十多年的愧疚和深情,也终于有了归处。

江河同洛依水道歉完,便直奔城隍庙,开始找“洛子商”。

他将那阵子被人抛弃的孩子都找出来,逐一辨认之后,终于找到了。“洛子商”虽然是被抛弃,但他被抛弃时包裹的锦布却是洛家的,所以他很轻松找到了这个孩子,然后又怕抱错,滴血认亲过后,才终于带回了家。

他给孩子找了奶娘,但这孩子黏他,每天闹得不停,他没有办法,日日得了空,就得抱着他。

期初还担心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日后的洛子商,养了几年,江河从那幼童的眉目里,便看出了后来洛子商的影子。

或许是改名叫了江知仁,他脾气与后来不太一样,他性格温和,甚至有那么几分柔软。而江河有了孩子,性情也不太一样,他年轻的时候杀伐果断,做事颇有些不择手段,可是他总怕江知仁学他,于是凡事都留了几分余地,远不似当年。

可一步改变,便事事改变,他做事温和,不像当年那样冒进,自然升迁慢了许多。但秦楠在永州,因为有着洛依水指点,竟不像当年一样冒进。

洛依水天性聪慧至极,当年她身陷囹圄,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常年生病,以至于帮不到秦楠什么,可如今她心绪解了,心境甚至更上一层,竟也能领着秦楠和江河在朝廷中隔空打着配合。

于是后续本该留给顾九思解决的永州,早早便被洛依水清理干净,而秦楠也如期做上了永州州牧,统管永州。

一事改变,事事改变,纵然最后还是他同范轩建立了大夏,可是却不像当年那样鲜血淋漓。

他建立大夏的时候,顾九思恰恰十八岁,江柔给他写信,说顾九思性子太过闹腾,没人愿意嫁他。

江河想了想,大笔一挥,送了封家书回扬州。

“去柳家,给一个叫柳玉茹的姑娘下聘,不必问九思意见,娶就对了。”

江河这信写得非常强硬,他想了想,还不放心,领着江知仁一起回去,亲自上门给柳玉茹下聘。

顾九思被他们关在房里,对房门敲敲打打,怒吼着:“江河你个老匹夫,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江知仁靠在门口,手里抱着剑,忍不住笑起来:“表弟,别折腾了,你娶柳玉茹是娶定了,算了吧。”

江河回来时候,听见兄弟两在吵嘴,他站在门口,抱着扇子道:“九思啊九思,我给你娶这媳妇儿你保准喜欢,你现在骂我,未来怕是要赶着上门谢我。”

“你做梦!”

顾九思在门里大骂:“这全天下女人都死绝死光,我也绝对不会看上柳玉茹,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江河听着大笑,等到了成亲那天,顾九思被打着上门去接新娘子,他扭扭捏捏领着柳玉茹步入大堂,风吹起红帕,露出了柳玉茹半张脸,顾九思微微一愣,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在洞房挑开喜帕时,所有人都瞧着,柳玉茹抬起脸来,漠然看了顾九思一眼,而后便愣住了。

江知仁静静瞧着,也愣了愣。

等众人散去,顾九思坐在柳玉茹边上,结结巴巴道:“那个,那个,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

柳玉茹其实也有同感,但她没好意思说,矜持道:“郎君何出此言?”

“我就是,就是头一次见你,”顾九思有些不好意思道,“就好像,好像上辈子已经见过无数次一样。”

说着,他抬起头来,静静注视着她,深吸了一口气,颇为紧张道:“欢喜得紧。”

柳玉茹没说话,她抿唇笑着看着顾九思,顾九思不由得道:“你看着我笑,是什么意思?”

“巧得很,”柳玉茹低下头,“我也是呢。”

两人说着话,江河和江知仁走在院子里。江河打量了江知仁一眼道:“我方才瞧见你看着玉茹愣了愣,你是想什么?”

“嗯?”

江知仁得了这话,不免笑了:“父亲你眼睛也太尖了,这也能发现。”

“你是我儿子,”江河冷笑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

江知仁笑容温和,他抬头看向天空,柔声道:“就是觉得有些面熟罢了。”

“只是有些面熟?”

江知仁认真想了想,终于道:“还带了几分欢喜。”

“好像上辈子曾经见过,如今见她过得好,我亦过得很好,似如故友相见,久别重逢,颇为欣慰。”

“仅此罢了。”

她过得好,他也过得很好。

故友相见,久别重逢。

于盛世中相遇,他们便永是少年。

江河听到这话,不免温柔笑开。

“你放心,”他抬手摸了摸江知仁的头,“爹给你找个更好的媳妇儿,这一辈子,保证你过得比九思好。”

话刚说完,就听新房里传来顾九思震惊的声音。

“读书?!你要我读书?!不可,就算我喜欢你,这也是万万不可的!”

《嫁纨绔》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看齐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看齐小说!

喜欢嫁纨绔请大家收藏:(m.k7k7.cc)嫁纨绔看齐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冥婚夜嫁:妖孽鬼夫,别傲娇! 快穿撩撩撩:BOSS都想独占我 末世之不做炮灰 修罗霸天 隐婚盛宠:军长强娶伪绵羊 青云剑尊 不灭妖尊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总裁的千亿小逃妻 老胡同 综影主角我只是来围观你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天降蛇蛋Ⅰ:家有蛇妖宝宝 红尘四合 大魔王娇养指南 赛丽亚快还钱 青帝 一秒沦陷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塞尔达入侵漫威
经典收藏 绝妃池中物 反派皆男神[快穿] 逆天萌宝妖孽娘亲 步天纲 天下无“爷” 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 质女 栖梧潸潸映弦月 腹黑阎王惹祸妃 枕上欢:仙君,我们和离吧 [综]穿越路西菲尔 农家乐 少将修真日常 极品婆婆 舞夜奇谈 天——荒 重生第一权臣 [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 祸上帝君:狐乱卷土重来 媵宠
最近更新 以牙之名 小书生 沽罢浮生酒 一战九梦 仙瑜无瑕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天才儿子杀手娘亲 魔幻之空间 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 参见母亲大人 重生:兽妃宠不得 徒儿要成仙 神剧岂可修 大道魔医 小牧场 愿君未离 本天师就要诈尸 纨绔天医 栖梧潸潸映弦月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嫁纨绔 墨书白 - 嫁纨绔txt下载 - 嫁纨绔最新章节 - 嫁纨绔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